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 - 读后感

读完 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 后, 我控制不住自己想写下点什么

himg

本书作者是 塔拉·韦斯特弗, 下文简称 塔拉

塔拉讲述的是一个现代的, 真实的, 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 (也是塔拉的一个回忆录).

恐惧, 愤怒, 怒其不争, 震撼, 同情, 怜悯, 自责... 这是我在读本书时的大部分感受

家庭

塔拉的家庭是一个美国极端摩门教家庭

  • 父亲: 彻头彻尾的摩门教极端教徒, 认为政府是邪恶的, 医院是不洁的, 公立学校是没有意义的, 世界末日随时都可能来临, 从塔拉小时候开始就一直在囤积末日物资.
  • 母亲: 年轻的时候还比较有自己的想法, 嫁给塔拉父亲后慢慢地也附和到塔拉父亲的思想中了
  • 肖恩: 塔拉的哥哥, 年幼时与塔拉关系较好, 随着年龄增长, 对塔拉的暴力行为也越来越多, 关系也越来越僵硬

上学

设想一下: 如果我父母从小不让我上学, 为我灌输 上学无用 的思想, 那么我还有可能接受到教育, 有可能有现在的思想高度吗? 不可能, 经过认真的思考后, 我得出这个结论. 从一个极端宗教的家庭世界中, 跨越到现代科学的世界中, 这个跨度太大了, 但是塔拉做到了, 这也是这本书给我最大的触动.

读这本书的时候, 可能是同属于底层出身 (塔拉是美国山区, 我是中国河南农村), 我时不时将我带入到塔拉的角色中. 塔拉所描写的生长环境与我有类似的地方, 但是我自认为我比塔拉幸运了一万倍, 我的父母知道上学对于农村出身的我来说是最光明的一条大路.

畸形的爱

塔拉的家人难道不爱塔拉吗? 爱, 我认为. 塔拉的父母爱塔拉, 当塔拉表现出对现代科学的喜爱时, 父母焦急地认为他们的女儿被撒旦附体了, 不远千里从老家来到塔拉身边为其进行 "除魔". 哥哥肖恩爱塔拉, 尽管频繁对塔拉实施暴力行为, 但是在生死危机时刻仍然心中记挂着塔拉.

但是, 这些都是畸形的爱, 塔拉父母的爱掺杂了大量的宗教信仰, 塔拉如果想得到全部的爱, 那么必须与他们一样抛弃自己的思想, 献身于宗教.

肖恩与塔拉的冲突主要原因是塔拉想要从一个世界跨越到另一个世界, 肖恩作为旧世界的羁绊力量, 对塔拉进行言语与身体上的羞辱, 试图让其接受既定的命运, 但是我认为肖恩内心深处仍然是爱着塔拉的.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爱是刻在血脉中的, 藏在意识的最深处, 是什么让他们变得不再单纯, 变得畸形? 到底是什么导致了塔拉的悲剧人生? 是宗教, 是信仰, 是愚昧!

塔拉的父母亲因为愚昧地信仰宗教, 强迫孩子们也要按照他们的思想去思考问题, 按照他们的思想去理解这个世界. 而没有给孩子任何选择的空间.

父母将自己的思想传递给孩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是受过良好教育且有思想的父母会细心地甄别哪些思想是可以反驳的, 哪些是原则性问题不容反驳的. 孩子可以去选择成为哪种人, 而不是像塔拉父母一样是狂热的宗教信仰者, 但凡有一丝与宗教教条不符的行为都必须严厉纠正

极端宗教信仰的父母只会教育出极端宗教信仰的后代, 有思想的父母才会教育出有思想的后代, 如果想要打破这个规则, 那就必须付出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与代价, 塔拉的经历就是一个典型说明.

我相信像塔拉这样的家庭, 不止是在美国才会存在, 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肯定有许许多多类似的家庭, 但是他们决不会有塔拉的毅力与幸运, 只能默默忍受着命运的戏弄, 无力改变命运的既定轨迹.

最后

尽管塔拉的家人带给塔拉的是无尽的伤害, 那是花多少时间都无法磨灭的, 但是塔拉仍然从内心深处爱着家人. 教育让塔拉成为了我们普通观念中的成功案例, 但是塔拉对此是轻描淡写, 因为教育让他与原来的愚昧家庭产生了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痕, 她感激这个教育打开的新世界, 却也还在努力寻找一条回家的路.

  • hello
    •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hello world
    • nihao

"教育意味着获得不同的视角, 理解不同的人, 经历和历史. 接受教育, 但不要让你的教育僵化成傲慢. 教育应该是思想的拓展, 同理心的深化, 视野的开阔. 它不应该使你的偏见变得更顽固. 如果人们受过教育, 他们应该变得不那么确定, 而不是更确定. 他们应该多听, 少说, 对差异满怀激情, 热爱那些不同于他们的想法.

"(塔拉·韦斯特弗, 福布斯杂志访谈)

最后, 希望像塔拉一样的家庭越来越少, 希望所有孩子都能获得教育的机会